疫情之后,有哪些巨大的商业机会?

2020-03-24

这次疫情,给经济按下了“暂停”键。企业没有了收入,大多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

很多企业都来找我,润总,我太难了,我到底应该怎么办?

接触了太多身处危机的企业,看多了生死,从感情上,商业顾问对经济的判断,有时会被影响得有些悲观。

所以,我需要常常和投资人聊天。

什么时候企业会去找投资人?出生,或者希望长大的时候。

投资人接触的企业,大多都是一片生机勃勃、前途无限美好。

因为总是看到新生命破土、发芽、开花、结果,投资人对经济的判断,常常更加乐观。

如果把商业世界比作医院,那么商业顾问相当于在ICU工作,看惯了生死。

而投资人相当于在产房工作,迎接着新生。

我需要用投资人的乐观,来校准商业顾问的悲观。

于是这几天,我专门跟峰瑞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李丰,做了一次长谈。

李丰是中国最著名的少壮派投资人之一。他主导投资过三只松鼠、韩都衣舍、猪八戒、Bilibili、宜信、英语流利说、嘀嗒拼车,360金融、Club Factory、清陶发展、洋葱数学等项目。

即便在投资人中,李丰对宏观经济、微观商业的深度思考,都是屈指可数的。

疫情之后,有哪些巨大的商业机会?


这一次,我们对谈的主题,是“疫情之后,有哪些商业机会”。

今天,我就把李丰这些非常有价值的思考,分享给你。




 1 


疫情,是危机。但危机背后,也是转机。

那这次疫情的背后,有哪些转机?有哪些商业机遇?

我们从两个方面来分析。

首先,这次疫情改变了人们哪些心理?基于这些心理,会出现哪些商业机会?

然后,这次疫情改变了人们哪些行为?基于这些行为,又会出现哪些商业机会?


疫情过后,人们在心理上,主要会有两个变化:及时行乐,和忧患意识。

在行为上,也会有两个变化:刚需压后,和不逆转变。

我们一个一个来看。

首先,是心理上的改变:及时行乐。

什么叫做及时行乐?

大年三十,我在深圳做完《知识春晚》的演讲,大年初一,终于回到上海。

到今天,我已经整整27天没出门了。

天啊,27天!

我一年讲课100天,有200天都在外面。

这十几年来,我从来没有被憋在家里这么久过!

想出去浪!出去浪!

所以我决定,等疫情结束,问道全球的第十站,我要去火人节!

人不疯狂枉少年。

疫情之后,有哪些巨大的商业机会?


经历过一次灾难之后,人们会有一种心态:

人生苦短,及时行乐。我要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。

所以,一些符合“及时行乐”心理的行业,会爆发性增长。

比如,娱乐业、旅游业、社交,以及一些零售行业。

本来不在计划中的旅行,要提上日程了。

走吧,人生苦短,及时行乐!

犹豫很久要不要买的物品,果断购入了。

买吧,人生苦短,及时行乐!

原本也许没觉得是刚需的东西,也变成刚需了。

比如,汽车。

在疫情期间,一些城市的公共交通阶段性停摆,很多人必须要出门的时候,发现坐不到车了。

在这之前,大家出行可以坐地铁公交,约快车专车,即便不买车,也不觉得有什么影响。

但是,一旦遇到今天这种情况,没有车,就觉得非常不方便。

于是,他们会开始意识到,拥有一辆车的重要性。

买车,就变成了刚需。

所以,在疫情之后,一些新的买车需求会被挖掘出来,汽车零售行业,可能会迎来短期增长。


因为顺应了人们“及时行乐”的心理,娱乐业、旅游业、社交,以及一些零售行业(比如汽车零售、餐饮、服装)等等,也许会出现一些新的机会。




 2 


第二个,是心理上的改变:忧患意识。

这次疫情,让很多人开始有了忧患意识。

2003年SARS过后,我家里就常备口罩。

1月20日,我又下单补了50只,给每个员工分了5只。然后才放心飞深圳参加《知识春晚》。

当时,有同学觉得我过分谨慎,没有必要。现在看来,这些口罩派上了大用场。

我并不是想说,我多有先见之明。

日本核泄露后,我备了很多加拿大的含碘药品,但从来都没吃过。

上海胶州路大火后,我备了从18楼跳下的缓降设备,也一次都没用过。

2012电影放完后,我朋友在楼顶装了热气球,更是一次也没飞过。

我大量的“先见”,其实都是“杞人忧天”。

但是,这并不意味着,我们应该以后省掉这笔费用。

因为风险之所以是风险,就是因为它不会通知你,哪一次它会真来。

而它一旦真来,你就会赔上之前所有的运气。

经历过灾难,人们会开始有忧患意识,开始“杞人忧天”。

也因此,会带来一些新的商业机会。

首当其冲的,就是保险。

经此一疫,很多人会开始有意识地增强健康疾病的抗风险能力,开始配置各种各样的保险。

所以,保险行业会出现一些新机会。

除了保险行业,经过了疫情期间的健康教育,与健康相关的行业也会迎来一波新增长。

因为这次疫情,人们开始意识到,必须增强免疫力,才能抵抗突如其来的病毒。

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健身。

同时,大家在家呆了1个月,运动量大大减少,很多人都长胖了。

减肥的需求也会大幅增加。

所以,疫情之后,健身房、瑜伽馆,及减脂代餐产品等行业会出现新的增长。

对健康的追求,也会体现在其他方面,比如饮食。

饮食健康并不等同于只吃沙拉,它首先可以翻译成“新鲜和短保”,然后翻译成“对健康有益的食材”。

短保仰赖食品工业化的能力,也对物流、生产和供应的整个链条的数字化程度和反馈速度有极高的要求。这会加速食品相关行业的数字化进程。

对健康食材的关注,已经是显性的小趋势了。

主打“无糖”的气泡水品牌元气森林3年估值40亿,三只松鼠等零食品牌推出的蔬菜零食细分品类成为高增长领域,都说明了这一点。

疫情可能会上拉这个趋势的增长曲线。


另一方面,企业也开始有了忧患意识。

在巨大的现金流压力下,很多企业坚持不裁员,但是,也有很多企业会选择裁员。

这听上去非常让人揪心。

但是不管裁不裁员,经过这次疫情,一些公司都会开始意识到,人力成本对自己来说,是最大的成本。

于是,他们会开始想办法优化核心业务人力资源成本,以应对下一次意外发生。

那怎么优化呢?

有一种方法,叫做人力资源外包,或者说灵活用工。

我举个例子。

很多韩国企业在中国用工,都是通过外包公司来做的。

外包公司作为中介,跟员工签署劳动合同,然后将员工派给这些韩国企业工作。

于是,对于韩国企业来说,人力成本就变成了可变动的成本。

一旦发生危机,就可以和中介公司解除合同,减少人力成本的开支。

前一段时间,京东也做了类似的事情。

京东宣布,所有快递小哥,与公司之间,变成合伙关系。

你不再是我的员工,而是独立的公司,我把快递业务外包给你,按单结算。

这就相当于,京东把快递小哥这部分固定的人力成本,变成了灵活可变动的成本。

这就增强了企业的抗风险能力。

疫情之后,因为企业开始有了忧患意识,所以在财税、餐饮、物流等专业领域,人力资源外包或者说灵活用工会变得流行。

此外,如果很多企业都学习这种做法,人力资源外包公司会有很大的发展。

一旦企业把人力资源外包了,这意味着什么呢?

这意味着,真正的人才会变得更加抢手。

当与公司的劳动关系变成合作关系,真正的人才就会变得强势起来。

因为换工作的成本不再那么高,离开一个岗位,马上就有7、8个公司等着你。

这个时候,帮助优秀的人找到雇主,也会成为人力资源公司很大的机会。


当然,不仅仅是这些,只要能够帮助个人和企业解除忧患,那就有可能是了不起的商业机会。




 3 


第三个,是行为上的改变:刚需压后。

什么叫做刚需压后?

在疫情期间,有些消费错过了,就算了。

比如年夜饭,大年三十没吃成,那二月初十会补上吗?

不会。

但是,有些需求是没有办法算了的,这种需求就是刚需。

刚需一旦压后,就会在疫情结束之后,出现报复性增长。

比如,社交。

我们太久没见面,大家在家里都憋坏了。疫情结束之后,必须马上见面。